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我的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回复: 0

我与图书馆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6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3945
发表于 2019-5-17 00: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三以前,图书馆离我很遥远,偶肛门白斑与艾炙之间的联系尔走进她广阔的胸怀只为了两件事——借书或还书。那时的我,总觉得图书馆里的气息太凝重,氛围太压抑,因而,从不愿在那里看书,也从不愿在那里复习。久而久之,教室的某个角落便成了我的另一个栖居地。就这样,我与图书馆产生了距离。

  大三那年,一切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我和班上的另外三个同学成了图书馆助理,每周五下午四点半左右去各自负责的书库整理书籍,打扫卫生。最初的新鲜感与劳动的快乐感在经历了严冬和酷暑的煎熬后,一点一点开始消失。以后的工作对我似乎成了一种无法逃避的责任,充斥着单调与乏味。此时的我,身体与图书馆离得很近,心却隔得很远。

  时间洗刷了一切,也改变了一切。当我周期性的重复着那些单调的整理,擦拭,拖洗时,心开始变得沉静,自己开始熟悉并适应了这里的凝重。同图书馆里老师们的交谈,渐渐缩短了我与图书馆的距离。这里的刘老师,小小的个子,留着和她年龄不太搭的学生头,却异常的活泼热情。相距很远,只要被她看见,便会笑盈盈地和你打招呼。刹那间,你会觉得她不是老师,而是自己的朋友,伙伴。这里的戴世忠老师,幽默有趣,而他最抗白名医刘云涛谈护理事项显著的特征便是常年剃着光头,另外无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炎热的夏季,在清晨的跑道上,你总能见到他活跃着的身影,有些时候,他还是赤膊前进。这里的朱长菊老师,亲切友好,不仅和我们一起擦桌,拖地,话家常,而且会关心我们的学习与生活。枯燥开始隐退,温馨日趋弥漫。一天,戴老师望着我对朱老师说:“她好像一个人,一个演员。”“像哪个演员?”朱老师问道。“像演林黛玉的陈晓旭吧?”我兴奋地插进话,“好多同学都这么说。”“我说的不是林黛玉,不过你确实像她,但我觉得你更像《还珠格格》里的一个人,叫什么来着?”“晴儿,是不是?”朱老师望了望还在一旁深思的戴老师。“是是是,就是晴儿,我想了半天!”戴老师满是惊喜。而我却是惊奇加惊呆。“我长得像晴儿?看来我不仅可以冒充陈晓旭,还可以冒充王艳了!”暗想着,手中湿淋淋的拖把突然变额头上长了白斑应该是白癜风得格外轻便了。

  渐渐地,我融进了图书馆,自从决定考研,我与图书馆就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每天早上七点等着图书馆的大爷开门,晚上十点守着他关门。暑假两个月,大爷开门晚点一小时,关门提前一小时,我和其他备考的同学们一样,依然等待着开门,守候着关门。在炎炎夏日中,我们走进又走出,图书馆早已由客观的物质实体变成复方甘草酸甘治白癜风了我们主观的精神寄托。图书馆门前的四十二步阶梯,从一楼到五楼的一百一十七步阶梯,留下了无数人无数次来回的脚印。每天早晨,下午,晚上的三个来回,登上近一千步阶梯,磨练着毅力,坚定着信念,虽然是不同的面孔,不同的身影,却为了同一个梦想,同一个目标。在朗朗的书声与呼呼的电扇声中,心却更加平静,更加坚定。即使偶尔的烦躁,些许的疲劳,也在不断的进步中慢慢消失。背单词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不再是痛苦的体验,而是快乐的享受,背过了十多遍后,单词由孤立的个体变成普遍联系的整体,变成一个又一个连环套与互联网。动力便油然而生,每天登上的近一千歩阶梯怎么算也值了!

  图书馆,无数学子播种的地方,撒汗的地方,耕耘的地方,亦是他们等待着收获的地方。它曾经离我是那么远,如今却是这么近,当我毕业离开的时候,它将是我最留念,最难以忘怀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的腾讯云主机

GMT+8, 2019-8-25 17:58 , Processed in 0.03667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